吉林

【辽宁】来自关东寒土地的回声——关东萨满剪纸 / 刘延山

作者:刘延山添加时间:2019/03/01

《嬷嬷神》/ 刘延山 刘柳 / 黑龙江

       剪纸是我国一种优美的民间镂空工艺美术,历史悠久、品类繁多、风格独特。早在28万年前,在金牛山人遗址中(现今辽宁省营口境内)就发现北方人类最早的活动迹象,在遗址中挖掘了大量的打孔石器和骨器用品等等,可以说北方镂空工艺是从这里开始的。我们再从7000年前的红山文化和长白山文化,以及昂昂溪文化遗址出土的玉器、陶器、青铜器中,更加清晰地领略到北方早期镂空工艺的精湛技艺,从剪纸的发展研究上来看,这也可以理解为是当今北方民俗剪纸发展脉络最为原始的根基,为华夏剪纸的形成奠定了坚实基础。

《祭祖》/ 倪友芝 / 吉林
 
       在古代,尽管社会经济和物质条件极其贫困落后,但人们对生活的美好憧憬始终持有着一种旺盛的积极心态,并在生活习俗、礼仪、婚丧、信仰等各个方面,都流露出渴望祈祷平安、健康、幸福的虔诚愿望。特别在我国北方广大的农村就非常流行每逢年节张贴挂钱、窗花的习俗,火爆的场面,烘托出浓烈的节日的喜庆气氛。 
 

《拉手娃娃》/ 刘柳 / 黑龙江
 
       关东萨满剪纸作为关东民俗文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它的历史价值和研究价值已经超出了它的艺术范畴。在漫长的历史岁月沉淀,特殊的地理条件下,独特的生产生活方式与多元文化碰撞交流,刀与火的历史体验又锤炼和铸就了关东人刚健豁达的个性和勇毅果敢的尚武风气。反映在关东人的性格特征上,豁达、豪爽、简单、仗义、热情好客、直来直去、不拐弯抹角,成为关东人最为常见的一种现象特征。

《拉手嬷嬷人》/ 刘德芳 / 黑龙江
 
       一提起“关东”这两个字眼,人们通常把辽宁、吉林、黑龙江列入其中,同时也把寒冷、粗狂、直爽、豁达联系在一起。由于地理环境和长期的历史因素,形成了关东特有的文化理念和艺术形式,如反应民俗题材的“关东十八怪”、“关东十八匠”、“关东三奇”、“关东三宝”等等。又如反应萨满文化信仰为内容的祭祀题材“传说故事”、“柳树妈妈”、“青牛白马”、“祭祖挂钱”、“烧钱”、“灵幡”、“佛头”等等。还有关东民族民间广为相传的剪纸刺绣花样、贴补绣底样,以及粗犷豪放的大红喜字等等,这些都是关东特有的创作题材。
《远古萨满神》/ 曹敏 / 吉林
 
       关东萨满剪纸制作材料多以纸、布为材料,在早期也有用兽皮、鱼皮、树皮、树叶、玉米叶、红辣椒皮等为材料。当今,人们多以宣纸、色纸为主要材料,而少数民族地区仍有用原始材料如赫哲族鱼皮、鄂伦春族桦树皮等制作剪纸作品,这种原始的制作方式还在保留着。关东剪纸色彩大多选用黑色、白色、红色、衬色为表现形式。并在作品中流露出寒土意蕴,表达了白山黑水的深厚情感。
《通灵》/ 张春颖 / 吉林
 
       从整体的角度出发,明确“关东”和“关东文化”的概念,了解在该区域内产生和发展起来的各种各样的文化现象及其特点,以及在整个中华民族文化形成和发展进程中的地位与作用,才能加深我们对关东文化内涵、特点和地位的认识,才能更好地理解它作为一种传统民俗文化的价值所在,进而加深我们对关东萨满民俗文化和关东剪纸艺术的深刻印象。
       传统的关东剪纸代表传承人有辽宁的汪秀霞、赵志国,吉林的倪友芝、张春颖、闫雪玲、关云德、曹敏,黑龙江的刘德芳、刘延山、刘柳、张立峰、陈洪霞,内蒙古的萨仁等。
《萨满施法》/ 陈洪霞 / 黑龙江
 
       关东剪纸作品中,品类上有反映白山黑水民俗文化的剪纸作品《关东胖丫丫》、《拉手娃娃》,还有反映神秘古韵信仰文化的《通灵》、《萨满还愿》,以及反映关东人生活中的剪纸《小媳妇人》、《柳树妈妈》等等,都形象生动地反映出关东文化的特色——对自然的崇拜、图腾的崇拜、祖先的崇拜和灵魂的崇拜,表达出浓郁的北国民俗风情趣味。粗犷豪放的艺术处理,彰显出关东民俗剪纸独特的艺术魅力。可以说,这些飘散着泥土芬芳的关东民俗剪纸艺术,是我国传统艺术园地里的文化瑰宝,是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和文化资源。愿关东民俗剪纸艺术之花盛开怒放,在这艺术文化的殿堂里流露芬芳。

《萨满还愿》/ 张立峰 / 黑龙江


《柳树妈妈》/ 闫雪玲 / 吉林



 供稿 丨刘延山
 编辑 丨焦禹铭
 审稿 丨张   琳
 审定 丨王来阳

 
 
上一篇:【吉林】中国美术馆的民间剪纸收藏系列之六——东北剪纸 / 王伟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