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纸经典

【剪纸经典】中国剪纸艺术实践与文化研究的开拓者 ——滕凤谦研究/乔晓光

作者:admin添加时间:2021/08/30

————————————————————————————————————————
 

 


▍滕凤谦 / Teng Fengqian

 


      滕凤谦(1920-1984),男,河北迁安人。曾在中央工艺美术学院任教,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1945年发明了板蜡染工艺。20世纪40年代中期至60年代,他着重研究民间传统剪纸艺术,并致力于现代剪纸的创作实践与探索。其剪纸作品受延安鲁艺时期新剪纸创作的影响,追求剪纸语言的概括简练,方圆有度、刚柔并济。70年代后侧重装饰考据的研究,其剪纸创作装饰艺术特点增强。滕凤谦先生是中国剪纸领域具有开拓性和转折性意义的学者与艺术家,他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创作新剪纸的先行者,也是开中国民间剪纸文化研究之先河的探索者。

————————————————————————————————————————
 

 

      滕凤谦先生是中国剪纸领域具有开拓性和转折性意义的学者与艺术家,他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创作新剪纸的先行者,也是开中国民间剪纸文化研究之先河的探索者。滕凤谦对中国剪纸的研究与艺术创作做出了杰出的贡献,其影响是深远的。滕凤谦,1920年生于河北省迁安县。1939年,他从迁安县县立中学毕业后,考入天津河北省第一师范学校,至1942年毕业后,又考入北平国立师范大学工艺系学习。在校学习期间,滕凤谦即显露出广泛的艺术爱好,他在西画、国画、石刻、蜡染等方面均有所实践,也熟悉并掌握了木刻版画制作技巧。在工艺美术方面,滕凤谦较早地显示出敏感的创造才能,1945年他发明了板蜡染工艺,经多次实验后成功,1946年他的板蜡染作品在中山公园展出,《北平时报》发文作了介绍。板蜡染的发明起因于滕凤谦实践传统蜡染制作时,所感受到的繁冗与难控,于是,他创新了蜡染技艺,借助木板刻版的方式制版,将布粘在木板上,然后在有纹样处涂蜡,在无蜡处施以冰染染料进行染制。这种方法比传统蜡染制作更简便、易操作、实用经济、效果生动、易推广普及,同时还可以多次复制、批量生产。


▲ 《麦收时节》/ 滕凤谦 / 13x11.5cm / 1954年 / 滕迎年供图
 

      滕凤谦的板蜡染发明蕴含着他对中国传统装饰艺术的热爱和理想,他希望以蜡染复制的方式,在大众生活中传播、推广中国传统古典装饰艺术,同时,又可以在蜡染制作者中普及木刻技艺,让木刻为新兴艺术发挥更大的作用。滕凤谦的板蜡染得到了学校老师的肯定和赞许,黄宾虹、胡佩衡、苏民生三位先生专为他发明的板蜡染提了词。滕凤谦大学毕业后在北京惠童职校担任染色图案教师。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滕凤谦在中央美术学院的展览工作室从事印染创作,后调入中央实验歌剧院从事印染方面的设计。1957年7月,滕凤谦作为正式代表参加了在北京隆重召开的第一届全国工艺美术艺人代表会议,同年,滕凤谦调至轻工业部工艺美术局,负责民间工艺研究。1958年“大跃进”时期,全国盛行壁画创作,张仃在中央工艺美术学院建立了壁画艺术工作室,滕凤谦被邀请讲授民间艺术欣赏课。1969至1971年,他被下放至江西省分宜轻工业部 “五七” 干校劳动 。1978年,滕凤谦调入中央工艺美术学院染织系从教。
 


▲ 《夜查》/ 滕凤谦 / 16x12.5cm / 1957年 / 滕迎年供图
 

      20世纪50年代初,滕凤谦开始发表剪纸创作作品。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的美术界从事剪纸艺术创作的人非常少,人们还没有意识到剪纸作为独立艺术语言的价值,民间美术也没有受到重视,仍处在边缘的境地。滕凤谦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最早用剪纸创作表现社会主义新生活的艺术家,也是最早自觉认同民间美术母体艺术价值并付诸实践的人,滕凤谦是时代的先行者。滕凤谦的剪纸创作属于新剪纸类型,受到延安鲁艺时期新剪纸创作的影响。滕凤谦的剪纸制作使用刻纸的方法,据其子滕迎年回忆,滕先生习惯用毛笔画稿,用白粉笔或白广告色破黑,然后用刻刀刻制。滕先生对刀刻运行的痕迹十分重视,追求剪纸语言的概括简练,方圆有度、刚柔相济。他在20世纪五六十年代创作的早期作品风格造型质朴生动、生活气息浓郁,主题以表现社会主义新生活题材为主,也有一些儿童类题材和传统民俗类题材。这时期剪纸作品风格手法上吸收了民间剪纸的一些因素,如阳剪造型的表现手法、锯齿纹的使用、民间剪纸对称式格式、人物造型的生活趣味化。同时他的剪纸也融入了木刻版画简括的阳刻线条和黑白对比的手法。70年代末,滕先生的剪纸创作装饰艺术特点增强,这可能与他长期从事传统装饰艺术的研究与教学有关。 
 

▲ 《蝈蝈白菜》/ 滕凤谦 / 17x23cm / 1976年 / 滕迎年供图 
 《水鸟》/ 滕凤谦 / 19x21.5cm / 1962年 / 滕迎年供图
 

      1959年,滕凤谦为中国少年儿童出版社《朵朵葵花朝太阳》儿歌集创作了剪纸插图,该书在当年德国莱比锡国际书籍装帧艺术展览会上荣获儿童书籍艺术银奖,滕凤谦的儿童题材剪纸,表现出清新的童趣和简约意向的场景化处理特点,作品呈现着那个时代单纯质朴的生活气息。1978年,他再次为少年儿童出版社《红旗飞满天》儿歌集创作的剪纸插图,仍然延续了这个特点。1962年,经张仃推荐,滕凤谦参加了中央新闻纪录电影制片厂《剪纸艺术》短片的拍摄,并担任该片的艺术顾问。20世纪60年代,国家的文艺方针提倡“百花齐放,推陈出新”,强调对传统艺术的继承、发展和提高,滕凤谦是勇于创新传统的探索者,是一个具有民间文化情怀和崇尚古典精神的艺术家。
 


▲ 《护林民兵》/ 滕凤谦 / 21x21cm / 1973年

滕凤谦一生创作的剪纸作品数量并不多,目前,收集到的作品包括了20世纪50年代初到70年代末不同时期的创作100多幅,这些作品基本反映了滕凤谦剪纸艺术的发展线索和独特的艺术风格特点,也代表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初期新剪纸创作的时代特征。滕凤谦还设计制作过一些古代纹饰内容的蜡染壁挂。70年代中期,他在轻工部工艺美术局工作时,应贵州轻工业局邀请,多次去贵州研究蜡染的创新与扩大外销的问题。1976年他为全国农业展览馆正厅两侧设计印制了大型印染装饰壁挂,印染成为滕凤谦连接古代与现代装饰传统的通道和载体,也是他终生迷恋的一种民间工艺实践。

 


▲ 《女拖拉机手》/ 滕凤谦 / 25x18.5cm / 1963年


      滕凤谦在新剪纸艺术创作方面取得的成就影响了他那个时代的现代剪纸创作,他的剪纸艺术创作得益于他深厚的学养。滕凤谦对民间美术背后文化渊源的关注由来已久,对中国传统装饰艺术的理论建设更是自觉担当,尤其是他被调入中央工艺美术学院以后,因所承担的课程教学需要,以及中央工艺美院重视古代装饰艺术研究的传统,都影响了滕凤谦对民间美术与装饰艺术深入研究的选择与投入。20世纪70年代末,也是滕凤谦生命最后的6年,冥冥之中,他决定放弃剪纸创作专注攻克民间美术的理论难关。在滕迎年提供的滕先生撰写的1979年工作总结的手稿中,我们看到了他选择理论研究的动因:“我为什么放弃驾轻就熟的艺术创作不干,把大部分的精力放在写文章上?这也是我在思想上经过一再权衡过的。其实,我既不会写文章又不善写法,但指使我非写不可的动力是在我多年研究古代纹样的过程中,发现了一个古代的冤假错案,即古代物候历法——‘焉逢摄提格’它至今尚未得到平反。秉诸人的天良,秉诸装饰理论建设,虽自感人微力薄,但责任所系,我终于克服了种种消极因素,挺身而起奔向捍卫‘焉逢摄提格’的战场——写有关文章。”  

▲ 左图军朱司令》(儿童插图)/ 滕凤谦 / 16x19cm / 1978年
右图卖花女》/ 滕凤谦 / 12x14cm / 1955年 / 滕迎年供图


      看一下滕凤谦最后六年写作的时间表,他实现了承诺的为“焉逢摄提格”平反的立言。也许是意识到了生命的紧迫,也是担负着朝向民间文化的情感与信念的力量,滕凤谦在短短六年中写出了他一生的文章。1979年滕凤谦完成《中国装饰纹样源流浅释》;1980年完成《“抓髻娃娃”与“老鼠嫁女”小考》《关于冏形图案问题》;1981年完成《装饰史源探述》《也为白族礼俗的“六”字进一言》;1982年完成《民间艺术规律探微》《龙凤文化探源》。1983年6月,他被查出患食道癌,7月手术,这期间他抱病坚持赶写出《民间剪纸传统主题纹样与物候历法》的论文,并提交7月在贵阳召开的全国“民间美术学术讨论会”,病中的滕凤谦没能参加从1949年以来首次全国性的民间美术研讨盛会,他的论文入选会议的《中国民间美术研究》论文集,他在论文中提出的民间美术研究观念在民间美术研究领域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同年,滕凤谦为八省剪纸联展提词:“艺术真谛在民间”。手术后滕凤谦坚持写完最后一篇文章《我们的祖先是伟大精神文明的创造者》,这篇文章写作时他已不能进食,身体极为虚弱消瘦,须父子俩人背靠背才能在病床上坐稳去改稿,文章于1984年2月完稿,1984年3月滕凤谦在北京朝阳医院病逝,享年64岁。
 


▲ 《放羊娃》/ 滕凤谦 / 22x20cm / 1962年  


      滕凤谦在民间美术研究领域中的学术贡献是开拓性的,他的学术研究为这个领域带来了研究观念与方法论上的转折,他对民间剪纸主题纹样与“物候历法”的研究视角和学术方法,开启了研究中国民间剪纸乃至民间美术的新路径,也对中国传统装饰纹样的研究开阔了视野、拓展了思路。五四新文化运动以来,关于民间文学、民间文艺学、民俗学、少数民族艺术等方面的研究与社会实践比较活跃,但在这些民族民间文化艺术的相关研究领域,有关民间美术的研究一直十分薄弱和边缘化。近百年来民间文学与民俗学,以及民间文艺学方面的研究有了很大的发展,取得了非常多的学术成果,也形成了比较大规模的学术队伍,在现代高等教育学科知识体系中建立了自己的学科位置。但民间美术研究领域依旧是薄弱的,专业研究的学术队伍人数很少,也没有形成规模,在高等教育学科知识体系中尚未建立起学科设置,相关学科的方法论以及学科建设相关的基础田野和基础理论的研究都十分欠缺,应该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民间美术研究的边缘性处境一直没有改观。 
 


 《老马》/ 滕凤谦 / 27x24cm / 1973年 / 滕迎年供图


      其实20世纪二三十年代,从事民间文学与民俗学的学者已经关注到了民间美术的价值,也曾以 “ 民俗物品”“民间工艺” “乡土艺术” 等名义举办展览和作为图像文献使用,但很少有学者把民间美术作为文化主体去研究,更多重视的是其民俗研究的佐证价值。在今天的民间文学研究与民俗学界,使用民间美术及相关图像文献作为研究印证的习惯仍然是个薄弱的传统。民间美术作为一种视觉文化,表象上看是美术相关技艺实践独成的体系,但其文化内涵和造物动因却与民间口传文化息息相关。民间美术确有其作为艺术本体的一面,这的确是个非常专业的问题,即使在美术史专业研究领域,套用西方的视觉艺术理论也并不能完全适应中国民间美术文化活态性的研究。民间美术心手造物的传统并不遵循单一视觉物理的规律去发生发展,视觉补色的规律也不是民间美术的用色规律。民间美术的文化思维更依赖于信仰的文化心理和心象的真实,依赖于生活日常性的生存功利需求。民间美术的空间意识是非逻辑的和注重时间叙事观的,许多民间美术图像不仅是眼睛看到的,更多的是口传文化说到的,信仰观念想到的。在乡村日常生活中,民间美术与口传文化是同一文化生态中的行为。相似的问题是,在民间美术研究领域对民间口传文化的研究也是薄弱欠缺的,这妨碍了对民间美术深入完整的理解,也狭隘了研究的途径。 

 左图:《鹤鹿同春》/ 滕凤谦 / 26x31cm / 1975年
▲ 右图:《鹤鹿同春》/ 滕凤谦 / 18.5x26cm / 1974年


      滕凤谦的民间美术研究方法,为我们提供了一个更靠近民间文化本原性的研究途径,他把对古文字的考据和古代纹饰的考古研究成果,与乡村日常生活中有民俗文化主题的剪纸纹样比照研究,研究的线索:从古代最早的农历之书《夏小正》中“焉逢摄提格之岁”之句中,他发现了古代最初的“物候历法”的方法,发现了历法参照之物的“焉”之“候鸟”,“摄提格”之“大角”(滕先生考据为“候兽”之“鹿角”)。他抓住了先民原始的时间观和思维意识,也抓住了农耕时代生存与生命最本原的文化参照。滕凤谦从“物候历法”的线索借助文字考据、纹饰考古、田野调查等方法,分析古今主题性纹饰,推衍出“物候”与太阳崇拜的关联,以及“太阳崇拜”和阴阳对偶生命意识“生殖崇拜”的关联。滕凤谦找到了一把打开民间剪纸,也是打开民间美术研究的钥匙。他在山西闻喜县民间剪纸“鹿头花”纹样中发现了“物候”的现象,他认为:在“鹿头花”纹样中仍保留了“焉逢摄提格之岁”的史影。①而“鹿头花”纹样中鹿角的植物化,“应当说为解决我国装饰纹样由动物过渡到植物提供了线索。它明确告诉我们,动植物分化的分界线,就是由鹿的‘骨叉角’开始的。好像‘鹿头花’成为解决这个理论问题的可靠旁证”②。滕凤谦的研究结束了把民间剪纸只作为装饰形式的年代,他开始意识到民间活态文化的价值,但由于身体原因和过早去世,他没能在乡村的田野走得更远。但滕凤谦启发我们开始在乡村日常生活的民间艺术中发现历史、发现本原。
 


▲ 《教子务农》/ 滕凤谦 / 20x16cm / 1960年 / 滕迎年供图


     凤谦的研究受到了郭沫若、顾颉刚、闻一多等前辈学者研究方法的影响,郭沬若的考古研究及古文字考据;顾颉刚“层累地造成的中国历史”的学术观点;闻一多对龙凤相关古代早期图腾文化的研究都深刻地影响了他,应该说滕凤谦的民间美术研究方法的文脉,也是连接着五四新文化运动开启的中国传统文化研究的学术历史。我们从滕凤谦的研究中还可以看到他对同时代其他领域研究的关注与借鉴,严文明、沈从文、李泽厚的学术研究都给他带来了启发。滕凤谦的民间美术研究与写作的时间很短,但他关注民间艺术的实践阅历是很久的。他最后是用生命在写作,他深信“艺术的真谛在民间”。研究中国民间剪纸的日本学者藤井增藏多次来中国收集剪纸,他在1988年日本株式会社三省堂出版的《中国剪纸艺术》画册中,介绍了滕凤谦和他的剪纸艺术。靳之林在《陕北剪纸中的图滕文化》③一文的结尾写道:“关于民间艺术研究中的生殖崇拜问题,最早给我们启示的是中央工艺美术学院教授滕凤谦先生,特致谢意。” 

 


▲ 《村娃》/ 滕凤谦 / 23x24cm / 1963年 / 滕迎年供图


      赵玉亮先生倾注了大量心血,以崇敬之意整理编撰了滕凤谦先生一生主要作品与文章的专集,今年是滕凤谦先生逝世三十六周年,这部滕凤谦先生艺术和学术成就专集的出版,是民间美术领域的一件幸事,今天许多人已经不熟悉滕凤谦先生了,这部专集不仅是对滕先生的纪念与缅怀,也是滕凤谦先生的成就与贡献的重温,以及对他坚守民间艺术真诚挚热精神的致敬!

 

释:

①  滕凤谦:《民间剪纸传统主题纹样与物候历法》,《美术史论》,1984年第1期,第7-26页。

 

③ 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编:《中国民间美术研究》,贵州:贵州美术出版社,1987年。

 

——本文原载自《民艺》2019年第1期,图片有增添。

 

————————————————————————————————————————
 

▍乔晓光 / Qiao Xiaoguang

作者简介:

乔晓光,1957年生于河北邢台。中央美术学院非物质文化遗产研究中心原主任、人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教育部艺术教育委员会委员、国家教材委员会专委会委员、教育部九年义务教育美术课程修订专家、文化部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评委、中国文联全国委员会委员、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副主席、中国剪纸研究中心主任,芬兰《卡莱瓦拉》协会外籍会员。曾任中国民间剪纸研究会会长。

1982年河北师范大学艺术系中国画专业毕业,获学士学位。1990年中央美术学院民间美术系研究生毕业,获硕士学位,留校任教至今。

近三十多年坚持实践以树立本土文化精神为主旨的艺术探索之路,多次在国内外举办画展,并多次参加国家重要展览,探索以人类文化遗产为主题的剪纸艺术创作与国际间的艺术交流。1986年开始,三十多年持续考察黄河流域、长江流域民族民间艺术,关注民间习俗文化和中国乡村社区非物质文化传承现状。2000年以来,在教育领域致力于非物质文化遗产新学科创建,以及民间美术课程普及,主持多项非物质文化遗产相关社会实践项目。

2002年5月在中央美术学院创建国内首家非物质文化遗产研究中心,2003年元月1日联合北京相关高校策划创立中国第一个文化遗产日——“青年文化遗产日”。2001年至2005年主持中国民间剪纸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申报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中宣部文化名家暨“四个一批”人才。2006年获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与冯骥才民间文化基金会颁发的“民间文化守望者”提名奖,2007年被国家人事部、文化部授予“全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先进工作者”称号。

————————————————————————————————————————
 

 撰稿 丨乔晓光
 编辑 丨章银莎
 技术 丨焦禹铭
 审稿 丨张    琳
 审定 丨王来阳

————————————————————————————————————————
 


 

上一篇:【剪纸经典】缅怀谢志成先生!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