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纸经典

【剪纸经典】复活王老赏不仅仅是为了王老赏——张家口市抢救王老赏剪纸艺术系统文化工程述要(6)/ 张怀远

作者:张怀远添加时间:2019/01/15

 

非原貌的真迹被误认为王老赏艺术:

王老赏的英灵不能承受之重

 

       北京西郊曾有一座恢宏的皇家园林,其名叫圆明园。如今人们看到的,只是一些断壁残垣,破砖烂瓦。即使略有形状的大水法,也七倒八塌不成样子。假如有人用这样的旧址指代当年辉煌的圆明园,恐怕没有人不会报之以哂笑。

       人们知道,圆明园是中西合璧之精华,被称为“万园之园”。但是今天已经无缘看到圆明园的原貌了,只能从英国传回的一些当年拍照的图片上加以领略。然而,平面的单视角图片,无论如何不能代替立体的可以多视角欣赏的实体建筑。也就是说,让中国人骄傲的宏伟建筑圆明园只能留在梦中了。 

       以圆明园比拟王老赏剪纸艺术,两者颇有相似之处。王老赏的戏曲人物剪纸当年曾辉煌北半中国,甚至在海外也颇有名声,被誉为“蔚州人儿”。但是留存至今的,只是一些黑色熏样、白色白胎,还有就是褪了色的老赏晚年精力不济时的差品。而且不成体系,其中富含的文化内涵要素,被弄得七零八落。假如有人硬要用这些东西指代王老赏的代表作,真实吗?公平吗?可惜,王老赏身后面临的正是这样的局面。

       中国剪纸界的大师级人物中,其作品被误选、误读,甚至被弄混乱的,王老赏或许不是惟一的,起码是其中之一。我研究王老赏三十多年,以我有限的目光,发现无论民间收藏品还是以往的出版物,绝少见到原汁原味的王老赏原貌形态的作品,甚至可以干脆说没有。所能看到的王老赏最理想状态无非是他的真迹,然而对于王老赏而言,真迹并不就是原貌。只有原貌形态的作品,才能完整或完美地体现王老赏作品的创意内涵。从这个意义上讲,世人尚未得见真正的王老赏作品。

       一个在全国剪纸界呼声甚高的剪纸艺术家,人们却没有见过他作品的原貌,听起来似乎荒唐,情况却是真的。

       艺术家是活在他的艺术作品中的。一旦他的艺术作品遗失或损毁,也就等于这个艺术家的消隐。只有他自己中意或精选的作品才能标示他的艺术造诣,假如误将他的半成品或应景之作当作他的最终追求,那就糟蹋了这个艺术家。王老赏原貌形态的剪纸作品的失落,已经在无形中使他的艺术家形象大为受损。这确乎是王老赏的英灵不能承受之重。

       任何文明成果的消逝,都是人类精神之痛。像王老赏这样,艺术随人一起消逝的情形,在中外艺术史上并不多见,然而这样的事情居然落在王老赏身上。

 

真迹与原貌是两个独特的概念:

似乎造化特地为王老赏量身打造

 

       关于王老赏作品的真迹与原貌,我在《掀开遮蔽王老赏剪纸艺术真容原貌的面纱》一文中已有所论述(参见发表在《中华剪纸》2018年第1期上的拙作)。为了弄明白究竟什么是王老赏的代表作,还有必要继续申论。
 

图1A:原察哈尔省文化局戏曲科李逸生,于1952 年夏到王老赏家,从老赏婆手里收集的王老赏戏曲人物剪纸熏样《平江南》(之二)。可以确认为是王老赏作品的真迹。从左到右的排列顺序是:卢俊义、武松、方腊、李逵。其中《方腊》右臂有残损。(原大尺码为8cm×9.5cm)

                                                                                                                                                                                                                                                
 

       什么是王老赏作品的真迹?指的是确实出自王老赏本人之手的作品。遗憾的是,对于王老赏而言,真迹并不能反映他的美学思想,也不能代表他的艺术成就。原因就是,真迹并非王老赏作品的原貌。择其要者来说,一是真迹差不多都是黑色熏样或白色白胎,即使是彩色的,也因印刷技术局限而偏色了,而这些都没有抵达王老赏最后完成品;二是很多真迹并非王老赏在艺术生涯炉火纯情时候的作品,而是年老力衰眼力不济时的作品;三是现在看到的真迹绝大多数并没有体现王老赏创作当年按“回”组合的意图。为什么会造成这种局面,如此等等,下文另有申述。

       那么,什么是王老赏作品的原貌?所谓原貌,则指的是真实体现了王老赏剪纸创作独特的民俗特点、美学思想、文化内涵的作品。换句话说,即体现了王老赏作品所蕴涵的全部性状与独特相貌,起码包括体貌(即按“回”创作,按“回”张贴)、样貌(完成品一概是彩色的,而不是单色〔黑色、白色〕的)、文貌(一“回”四幅作品从左到右的排序有相对固定的位置)、魂貌(一“回”中的四个人物之间,在动态表情面向上,互相关联,共同表现戏曲场面,而不是各自为政)、形貌(以王老赏剪纸特有的造型语言、刀法语言、色彩语言,综合形成特有的气脉流韵)等。否则,不能代表王老赏的艺术水平,也不能算他的代表作。

       对于王老赏而言,真迹与原貌并重,各有其艺术价值和历史价值,不能相互取代。当然,由复制得来的原貌形态的作品,并不是王老赏本人的真迹。但是,能反映王老赏当年那一场轰轰烈烈的艺术创作的,毋宁是原貌,而不仅仅是真迹。

       这种情况好有一比:人们照相时,还要梳洗打扮一番;确定一幅微信或QQ头像,且要左挑右选。那么,指称一个艺术家的代表作,岂能马虎从事?完全可以做这样的推测:假如王老赏的晚年,有出版社与他签订出版合同,为他出版剪纸作品集的话,王老赏本人肯定不能做,一定是让他的徒弟替他复制。如果那样形成的东西流传后世,没有人会怀疑是假的。作为后人的我们,为何不能以复制求原貌呢?

 

王老赏的原貌作品因何未能存世:

抢救王老赏剪纸艺术工程问题的提出

 

       圆明园的原貌损毁于一场意外的焚抢,王老赏作品的原貌则消解于蔚县民间及业内的习惯和当年出版印刷条件技术的局限。

       第一,由于王老赏乃至蔚县剪纸所使用的颜料是品色,而品色容易掉色,当年的蔚县剪纸艺人一般都不保存最后的彩色成品,只留半成品黑色熏样,或者白色白胎。因为掉色后的窗花剪纸,经久就难以出卖了。这种情形在诸多外地人的眼里也得到证实。古塞寻访王老赏时情况是这样,华迦寻访到老赏婆时情况也是这样。

       第二,当年蔚县民众买窗花,差不多都是为了在窗户上贴的,很少有故意收藏的。因为存放时间长了,褪色了,再贴窗花就不新鲜了。而坊间的艺人们收集收藏王老赏作品的目的是为了复制生产,即使原来是彩色的,几经熏样,也变成黑色,原来的色彩原貌不复存在。总之,无论民间还是艺人,一般都没有保存彩色成品的习惯。也就是说,人们无法从民间收集到王老赏原貌形态的作品。

       第三,蔚县剪纸作品有“上街货”和“外销货”(或者叫“出口货”)的分别,“上街货”是指为了给大众提供的过年贴窗花之需,其中难免比较粗糙的作品 ;“外销货”是准备外销到其他省区乃至外国的产品。比较而言,能代表艺术水准的是“外销货”而不是“上街货”。贴窗花是当年蔚县人过年时的必办之事,几乎家家户户都要购买窗花。而贫苦人家的比例又多,众多技艺较差的艺人们的作品,正好满足人们的这种需求。据说王老赏当年做的“出口货”,价钱比较贵,多被有钱的资本家们买去送礼了;只有少量“上街货”供给本地市场。很多外地人从蔚县市场上弄到的,多为质量不高甚至很差的“上街货”,还喜滋滋误以为自己收集到的是王老赏的精品呢。2016年天津“西岸”蔚县剪纸展上展出的,应该就属于此类。

       第四,王老赏作品的艺术原貌,应该是指他在艺术青春焕发时期,志得意满的作品,而不是衰朽晚年时连他本人也不满意的作品。蔚县剪纸艺术对从艺者的年龄要求甚为苛刻,在当年那样的社会生活条件下,一般是15岁到35岁,到了40岁以上,就很难做到得心应手了。中国文化界发现和寻访王老赏的事情,发生在20世纪四十年代末。第一个访问王老赏的古塞,是1949年秋天去的,那时候王老赏已经60岁,不能做了。王老赏让古塞看的,也是 “前几年卖剩下来的”作品。这些情况,古塞在《民间刻纸艺人王老赏访问记》中都写得明明白白。
 

图1B:张家口市抢救王老赏剪纸艺术工作团队还原的王老赏戏曲人物剪纸《平江南》(之二)的最后彩色效果的成品。从左到右的排列顺序是:卢俊义、武松、方腊、李逵。(原大尺码为8cm×9.5cm)

                                                                                                                                                                                                                                                
 

       第五,王老赏作品的色彩点染,不都是由他本人亲自做的。当年蔚县窗花艺人家庭作坊模式,差不多都是这样:男人刻纸,女人染色。王老赏家也是如此。据我采访王老赏的亲外孙任太运,证实王老赏的妻子老赏婆和闺女王守忠都曾参与染色。我到访温州,从古塞的侄儿陈钟镠先生那里,也看到他叔叔古塞赠送的王老赏戏曲人物剪纸中,就有染色洇串不佳的。那应该不是出自王老赏本人之手。也就是说,我们今天看到的王老赏彩色作品,未必都是王老赏亲自点染而成的。

       第六,王老赏的每一幅作品往往不是只有惟一的实物形态,每一次复制或多或少有改动。譬如《马芳困城·马芳》,阿英发表在20世纪五十年代《新观察》杂志上的插图是一种版本,中国美术馆收藏的《马芳困城·马芳》又是一种版本,哪怕有微小改动。此外,还有版本差别比较大的,这种情况我们发现了不少。假如用随机看到的版本指代他的艺术水准,似乎有失公平。

       第七,由于当年印刷条件的限制,不能还原王老赏所使用的品色艺术效果。也就是说,迄今为止我们看到的当年出版物上的彩色图案,并非就是王老赏作品原貌那样的色彩效果。

       由于如此这般的种种原因,王老赏命定地没有为后世留下他原貌形态的作品,特别是他亲自选定,认为可以代表自己艺术造诣的作品。这是不得不面对的历史遗憾。

       如今,王老赏不在了,让他的徒弟指导恢复他作品的原貌,难道不行吗?

       圆明园的重建,只要原建筑图纸还在,只要能够传承其技艺的工匠还在,只要所需的物料还有,并且有足够的财力支持,圆明园的重建应该不是问题。

       王老赏的原貌形态的剪纸也不是不能复原,条件是必须有确凿认定的他的真迹在,必须有见过他并且能够传承他技艺的徒弟在,必须有王老赏原初使用的物料(刀具、颜料等)在,特别是有敬业于民俗文化剪纸文化研究的民间学者在,能够以穿针引线的办法将上述各要素贯穿起来,粘合起来。譬如从王老赏晚年的作品局部、细部中发现他灵光闪现的影子,从而捕捉王老赏在青春年华艺术盛年时候的刀法;又譬如将现存真迹中不完整不成“回”的,用民间流传的比较接近王老赏风格的样子补齐等。——这便是我们所做的抢救王老赏剪纸艺术系统文化工程项目。

       必须肯定,重建后的圆明园并不就是原来的圆明园,尽管与原来的形制质量一般无二;复原的王老赏原貌作品也不是王老赏的真迹,尽管与原来的情形基本一致甚至完全相同。这是没有办法的事,原物原貌已经在历史中损毁,后人只能以这样的方式加以恢复。

       重现已经消失了半个多世纪的王老赏剪纸艺术原貌,这的确是一项宏伟的艺术工程。好在造化并未把事情做绝,而是为后人预留了一条狭窄的空间和崎岖的通道。那就是,趁仅有的两位既是王老赏再传弟子又是房前屋后邻居的老艺人,以及其他老艺人健在,把王老赏作品的原貌抢救回来。

 

复活王老赏艺术必须坚持的三条诫命:

以复制之法求王老赏作品原貌何以可行

 

       欲想重现王老赏当年那种原貌形态的剪纸作品,只有靠复制还原求得。但绝非任何人复制的东西都可以称之为原貌形态的王老赏作品。所谓原貌形态的王老赏作品,不仅有特定的技术含义,还有特定的文化含义。即王老赏原貌形态的作品不仅体现在内在独特的造型艺术、刀法艺术和色彩艺术;还体现于外在的以四幅为一“回”的组合方式,相对固定的左右顺序和面向表情等等。漠视这些文化内涵,无异于肢解了王老赏。

       迄今为止我们看到的保存至今的王老赏作品,包括印刷在图书中的王老赏作品图版,哪怕是真迹,差不多在技术层面就没有反映了原貌。另有一些复制品,或许在技术上约略反映了原貌,却在文化内涵上留有缺漏。总之一句话,王老赏原貌形态的作品已经消隐于历史。
 

图1C :张家口市抢救王老赏剪纸艺术工作团队还原的王老赏戏曲人物剪纸《平江南》(之二)白胎半成品。编发白胎的用意,在于欣赏通过复制还原所得到的,接近或者抵达王老赏青年时期即艺术盛年时期的刀法语言特色。从左到右的排列顺序是:卢俊义、武松、方腊、李逵。(原大尺码为8cm×9.5cm)

                                                                                                                                                                                                                                                
 

       要想还原出王老赏作品的原貌,必须坚持如下三条原则,或者说是三条诫命:

       第一条,必须把握,甚至可以说“把死”王老赏作品的真迹。

       所谓王老赏原貌形态的作品,无非是指在剪纸的造型语言、刀法语言和色彩语言三个方面,都充分体现了王老赏独特风格的作品。首先是造型语言,这是王老赏作品与其他人作品区别开来的主要特点和依据。是否具有“老赏风味”,是区分真假老赏的试金石,也是老赏作品魂之所在。

       要想把握好这一点,必须捉准王老赏作品的真迹。这里说的真迹,是经过考证,有确切的流转关系可考,确凿可信的真迹,而不是人云亦云的“真迹”。

       这项工作,在我和华迦合编《王老赏剪纸作品集》时就解决了。其中戏曲人物剪纸共127幅,包括顶皮2幅,熏样85幅,白胎7幅,彩色成品33幅。除了收录20世纪五十年代那四本书中所披露的真迹外,还加入尚未面世的华迦藏品16幅和李逸生藏品20幅。是截至目前出版图书中收录王老赏作品真迹最多的版本。此前坊间关于王老赏作品的出版物,除了五十年代那四本书外,其他图书刊物多有假冒现象。看到王老赏受此糟蹋,令人心痛不已。

       第二条,必须有确切人脉关系的传承王老赏剪纸技艺的健在传承人。

       刀法语言和色彩语言的把握,关键在于有没有能够传承王老赏技艺的弟子。只要这样的弟子在人间,技艺就在人间。

       关于王老赏的亲传弟子和再传弟子,我在拙著《王老赏传略》中附有具体的传承代际谱系表,此文不再繁叙。目前仍健在的再传弟子起码还有两位:一位是王老赏房后的紧邻周桂莲(1956年成立的蔚县剪纸社后又改建为县剪纸总厂的色工车间主任,蔚县剪纸色工艺术第一人);另一位是王老赏房前的近邻,也是他的再传弟子周银(1956年成立的蔚县剪纸社的首任社主任)。此外,王老赏的孙女前女婿宗有财(蔚县剪纸界公认的刀工艺术第一人,被称为“蔚县第一刀”)也还健在。他们是我们抢救工程团队的骨干。

       第三条,制作工具和使用颜料,依然是王老赏当年所使用的东西。

       要想保持王老赏刀法语言和色彩语言的要诀还有一点,就是王老赏当年特制的刀具还在继续使用,王老赏当年使用的品色还在继续使用。后来虽然有新式手法加入,但是我们的抢救工程依然沿用传统的手法。

       以上三条是必要条件,若讲充分条件的话,还需要再加两条。

       第四条,用蔚县地方文化学,特别是涉及剪纸的民俗学知识,统领和指导抢救工程全过程。

       王老赏戏曲人物剪纸绝不单是一些薄薄的纸片,其中负载着厚重的文化内涵,折射着当时的民心民意和时代精神。假如不能挖掘出这些,仍然不能说完成了抢救。我们团队中有的地方文化学者,研究的领域涵盖了地方戏曲、地方语言、地方历史等多方面。

       第五条,对于蔚县民间流传的戏曲人物剪纸图样资源的大量掌握。我们工作团队成员中有人从小注意积累蔚县戏曲人物图案资料,加上抢救工程启动前后,又进一步有目的地收集,目前掌握的传统戏曲人物剪纸资料,应该是业界最丰富的。

       总之,只要王老赏作品真迹还在,王老赏的剪纸艺术传承者还在,蔚县地方民俗文化学者还在努力,并且有大量的图案资料可供参考的话,还原王老赏作品原貌就是有把握的。这些,就是我们做好抢救王老赏艺术工程的本钱。

 

复活王老赏是他家乡后人的神圣使命:

是否恢复到王老赏作品的原貌由谁说了算

 

       作为一位远近闻名的剪纸大师,王老赏是蔚县的,张家口的,河北的,也是中国的和世界的,首先是蔚县的。作为王老赏的家乡后人,还原复活王老赏剪纸艺术,是当仁不让的神圣使命。在共同的追求中,我们工作团队成员们自愿集结在一起。

       那么,我们的抢救工程之作是否恢复到王老赏艺术的原貌,到底由谁做最后的鉴定,究竟谁说了算?

       不是官员们说了算,不是大专院校的教授学者们说了算,不是外地剪纸界的艺术家评论家们说了算,甚至也不是今天的蔚县剪纸艺人说了算。无论从哪种意义上讲,都只能是由如今健在的王老赏的再传弟子们说了算。
 

图2:周桂莲为三回《马芳困城》所做的设色。需要说明的是,这些色稿是借用一般色笔染画而成,并非王老赏所使用的品色。实际点染时,在周桂莲指导下,还原为品色效果。

                                                                                                                                                                                                                                                
 

       这一点,应该是没有疑义的。如今健在的蔚县剪纸老艺人周桂莲、周银和宗有财,由于他们的身份不仅是王老赏的再传弟子或者孙女女婿,而且是蔚县剪纸界的杰出人物。特别是周桂莲和周银,当年与王老赏的住宅近在咫尺,他们的鉴定结论,应该是最有权威性的。

       我们此次抢救王老赏剪纸艺术工程,就是在他们的鉴定指导之下进行。特别是色彩的设计,都是由周桂莲师傅亲自做的。

       对于王老赏戏曲人物所使用的色彩,评论家可以见仁见智,也可以不喜欢,但必须承认,当年王老赏作品的色彩就是这样的。以民居窗户为载体,用作窗花的王老赏戏曲人物剪纸原貌,当年就是靠艳丽的色彩迎取人心的。

 

当今已经到了抢救王老赏剪纸艺术的最后关头:

还原王老赏艺术原貌工程是在与死神赛跑中进行

 

       由于目前健在的老艺人们年事已高,我们的抢救工程是在紧紧张张而又战战兢兢地与死神赛跑中进行。
 

图3-1:散乱摆放着的刻刀
 

图3-2:色笔 色盅 笔架 笔筒
 

       我采访过的王老赏邻居兼再传弟子,在我们的工程正式开始前后已经有四人去世:周锡(1916~2005),焦喜(1935~2007),周孝(1925~2009),周桂莲(1939~2018)。我采访过的王老赏的亲属有两人去世:干媳妇老冠婆(1916~2006),外孙任太运(1938~2007)。参与过我们工作的蔚县剪纸界著名艺人有两人去世:仰继(1940~2016),马尚全(1940~2017)。

       这些曾经朝夕相处,耳鬓厮磨的老艺人的遽然离去,让我们感伤不已,怀念不已。特别是最近去世的周桂莲,一个月之前,我还到她家请她鉴定了最后一批按照她的设色点染色彩后的效果,一个月后,人就不在了。我对以上他们中多人的采访是独家采访,而且采访讨论过无数次。他们先我而去,我的心情分外沉重。深感做好抢救工程,乃后死者之责,何敢辞?!
 

图4:周桂莲指导染色(2018-1-26)
 

图5: 张树贤座谈(2018-10-09紫芳园)
 

       复原王老赏原貌形态的作品,从而复活王老赏,不仅仅是为了王老赏,更是为了后人,为了找回曾经充溢在王老赏戏曲人物剪纸中的富丽堂皇的艺术世界。

       《圣经》故事说,耶稣被绞死之后,又复活了。复活以后的耶稣,希望带给人类的是一个充满爱的温馨的世界。

       王老赏死了,早在1951年他就死了,不幸的是连同他创造的鲜活的戏曲人物剪纸世界,也一度消逝得无影无踪。但是,现在我们又把他复活了,在我们的抢救工程中复活。复活之后的王老赏作品原貌所挟带的诸多文化内涵,以及它所携带的对后人无声的嘱告,能否为中国剪纸界乃至更多的人们送来一袭和风惠雨呢?

       王老赏确乎已经死了,死去的是他的肉体。王老赏却又精彩地活着,活着的是他的艺术灵魂。

 

2018年1月至10月,草于蔚县静也轩

 

(本文作者为蔚县县委研究室前主任,中国剪纸研究基地蔚县工作委员会特邀研究员,蔚县剪纸协会专家顾问,张家口市抢救王老赏剪纸艺术系统文化工程工作团队牵头人)

 

 供稿 丨武嘉伊
 编辑 丨焦禹铭
 审稿 丨张   琳
 审定 丨王来阳
 

 

 

上一篇:【剪纸经典】载有清代剪纸的《山东民间剪纸集萃》/ 鲍家虎 下一篇:【剪纸经典】力群、苏光的剪纸作品 / 王璞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