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研究

【剪纸人物】老屋 · 老韵 · 老味道——于平、任凭二人的剪纸艺术世界 / 王来阳

作者:中剪会添加时间:2020/06/30
 
                                                                                                                                                                                                                                         
 
▲ 陈山桥
 
 
▍于平、任凭 / Yu Ping、Ren Ping
 
       于平(男)、任凭(女),同生于1962年,夫妇艺术家,山东烟台人。夫妻二人对剪纸艺术及民间传统文化尤为钻研,在吸取山东民间剪纸造型特点的基础上,融入当代艺术观念,独创了综合式“彩绘剪纸”品类,融拼贴、垫色、渲染、拓印、肌理、喷绘、水洗等技法于一体,形成民间文化韵味浓郁的彩绘剪纸。出版《彩绘剪纸十二生肖图画书》、38米剪纸长卷《老鼠嫁女》、100米版画长卷《妈祖圣迹图》、《于平、任凭版画作品集》等40余种图画书及画册。多年来,为中国邮政及中国邮政储蓄银行设计生肖邮品,其中包括《戌子年》鼠年生肖邮票。
 
                                                                                                                                                                                                                                         
 
▲ 《鼠》十二生肖系列 / 于平、任凭 / 山东
 
       于平、任凭是一对让人由衷敬佩的伉俪艺术家。
       两位艺术家以传统民俗文化为主题,以剪纸为主要表现材料,揉以版画技巧和现代色彩处理手法,20年如一日,专心致志,矢志不渝,耕笔不辍,艺臻量巨,精彩纷呈。
 
 

▲《虎》十二生肖系列 / 于平 任凭 / 山东

       观于平、任凭二人的系列剪纸作品,如沐浓情吐纳慧心,如品醇酿成于厚土。
       从他们的系列作品中所展示出的朴纯、醇厚和智巧,既符传统重视之当下令趋,更合当代艺术审美与品鉴之转向和风范。
 

▲《虎》十二生肖系列 / 于平 任凭 / 山东

       在于平、任凭的作品中,从造型、色彩、情节、风格、主题以及呈现形式上,他们均在对文化自觉中坚守和实现了传统剪纸艺术向现代剪纸艺术的转向,在对传统的执拗中继承和创新了剪纸艺术表现形态和意蕴呈现的可能性。


▲《龙》十二生肖系列 / 于平 任凭 / 山东

       对于任何一种艺术探索和艺术创造来讲,能够在上述两个方面做出成绩,都是难能可贵和令人敬佩的。
       应该说,在当代中国剪纸艺术的创作中,于平和任凭两位艺术家恰当地实现了中国传统艺术守正出新的艺术观念之维和艺术创作之径。
       细品他们的作品,我们发现,两位艺术家的成功首先根源于对个人生活情趣和艺术品性的执著与固守。


▲《兔》十二生肖系列 / 于平 任凭 / 山东


▲《羊》十二生肖系列 / 于平 任凭 / 山东


▲《羊》十二生肖系列 / 于平 任凭 / 山东
 
       二人曾经在去年回首他们的《十二生肖》创作历程时这样感慨:”二十多年,终于等到了十二生肖的完满,我们由衷地开心和感恩。
       “十二生肖, 两个轮回。“二十多年”是指1994年至今。
       古语讲,十年磨一剑。又何况二十多年呢?
       在二十多年中,两位艺术家抱定以十二生肖为主题的剪纸艺术,从未易弦,从未停歇,静心揣摩,精雕细琢,终成正果。展于世人面前,令人感叹不已。


▲《猪》十二生肖系列 / 于平 任凭 / 山东


▲《猪》十二生肖系列 / 于平 任凭 / 山东

       于平、任凭二人执着的剪是对本土生活的热爱和沉浸。本土生活方式和生活内容让二位艺术家视若生命本身。至于他们为何这样选择,在这个尚华崇表的年代里,外人难以揣测和企及。是他们的本真使然,还是厌于时代的浮华光鲜而言,我们不得而知,但是,我们在品读他们的系列作品中,却明晰地感受到了剪纸作为当下生活中的视觉载体,对我们的成长产生了难以忘怀的影响,无论儿童,抑或成年,皆是如此。


▲《蛇》十二生肖系列 / 于平 任凭 / 山东


▲《蛇》十二生肖系列 / 于平 任凭 / 山东

       他们自己曾说:“对民间艺术特别喜爱,尤其是对民间剪纸,更是喜欢得视为珍宝。”民间,民间在哪里?民间正在你我之间的凡俗交往之中。
       这些“凡俗”,促成了令人称奇的姻缘,二人又因剪纸结缘,终成眷属,携手至今,堪称剪纸界的模范“剪纸伉俪”。不改初心,一路走来,正应“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之求。
 

《牛》十二生肖系列 / 于平 任凭 / 山东

       “老”是指“须发变白也”。“老”方可长,“老”的好,中国传统之“老”以及“老”的东西,对于濡孔孟之道的于平、任凭而言,尤其重要。
       一如他们二人在海边的 “老”屋一住就是十七年一样,他们对于剪纸这一“老”视觉形态,依然固守,探索了比十七年更久的二十多年。
       老物件,老样式,老意趣,老味道。
       但,“老”而弥新。
       愈老就念旧,人生之道。
       所以,两位艺术家把“土得掉渣的所谓艺术品”不断地从“乡下背回”他们的老屋里。每日细审揣摩,如品老酒,每品常醉,以至于兴致而发,常有新获。
       如《十二生肖》系列剪纸艺术作品的呈现,即是这一日常生活状态的结晶。


▲《狗》十二生肖系列 / 于平 任凭 / 山东

       进入二十一世纪以来,中国的艺术生态在从西学为主流的衍变中,慢慢寻觅和对比出了中国传统根土艺术自身的味道和价值。
       许多民间性的不被时人关注的艺术形态,都逐步在从“废物堆”里浮现出来,在与外来的现代的对比中,人们意识到,传统的老东西仍有“老”东西自身的价值和意义,甚至独特价值。这种对比引发了新的反思,我们的视觉观看方位是在脚下,还是在远方?我们的情感体验方位是在自身,还是在他者?
       我认为,于平、任凭两位艺术家的创作历程和作品,对这一问题的答案做出了极好地实践和解答。


▲《鸡》十二生肖系列 / 于平 任凭 / 山东


▲《鸡》十二生肖系列 / 于平 任凭 / 山东

       他们从传统泥孩、泥狗、泥老虎中汲取造型;从传统窗花、鞋花、顶棚花中汲取节律;从传统木版年画中汲取色感,从传统草编中汲取肌理,手法多样,不一而足。二人仿佛发现了新的“老”世界,陶醉其中,并隐逸其中,以致于无暇或无心再去追赶世尘中新的现代生活,甚至轻易不能见到二人露面,愈发增添了其中奥妙入胜之感。
       对自身成长体验和对传统生活方式的迷恋和沉醉,造就了于平、任凭两位艺术家的艺术天地和成就。


▲《妈祖造像》系列作品 / 于平 任凭 / 山东


▲《妈祖造像》系列作品 / 于平 任凭 / 山东

       所以说,在今天,我们全社会正在重申中国传统文化和传统艺术的时代价值,对于剪纸这一传统视觉形态而言,如何看待和重新培掘她的艺术表现力,我们应该既要关注剪纸艺术的独特语言,也要寻启新的表现可能。
       于平、任凭二人既执著,但不拘泥;又固守,但不固步。如何活化传统,从传统中守正出新,二人始终保持始终如一的警觉和自觉。
 

▲《山海经》系列作品 / 于平 任凭 / 山东


▲《山海经》系列作品 / 于平 任凭 / 山东
 
       细品二人剪纸作品,在保持剪纸特色的同时,我们从中不断感受到新材料、新手法、新技巧、新形式的尝试和运用,但是这些新却不是来自 “时髦”,而是来自 “守旧”,来自对既往生活和视觉形态的新的试验和探索。
       唯有在不断尝试和探索中,我们才创造出了不同于以往的感觉。艺术如此,生活如此,人生亦如此。
 
 
 
 
 推荐 丨中剪会
 供稿 丨王来阳
 编辑 丨武嘉伊
 技术 丨焦禹铭
 审稿 丨张   琳
 审定 丨王来阳
 
 
 
上一篇:【剪纸文论】民间传统动物剪纸 / 陈山桥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