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研究

【剪纸人物】在文人性与民间性之间 / 郑宗林

作者:郑宗林添加时间:2019/01/15

 

郑宗林

                                                                                                                                                                                                                                                
 

郑宗林 / Zheng Zong-Lin

        1954年生,陕西岐山人,小学高级教师。现为中华文化促进会剪纸艺术专业委员会会员、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三秦文化研究会剪纸艺术委员会副主席、陕西省剪纸学会副主席、陕西省书法家协会会员、陕西省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

                                                                                                                                                                                                                                                

 

左 图:《招财进宝》 / 郑宗林 / 陕西

左中图:《五谷丰登》 / 郑宗林 / 陕西

右中图:《年年有余》 / 郑宗林 / 陕西

右 图:《龙飞凤舞》 / 郑宗林 / 陕西
 

        我生于农村,长在一个民间艺术氛围浓厚的农民家庭。父亲是个画匠,家里到处都是描了金的箱箱柜柜,母亲是围着锅台转的家庭妇女,窗格上的花花鸟鸟,枕头及门帘上的装饰,都是母亲的手艺。这种生活环境的耳濡目染,对我的童年影响深刻。到了小学四五年级,父亲开始叫我给他做帮手,和和金泥,递个尺子,用砂纸打磨底子……我因此有机会看到了《莲莲有鱼》、《菊下藏猫》、《松龄鹤寿》、《二龙戏珠》、《五子夺魁》等父亲画画的粉本。逢年过节,母亲剪窗花、贴窗花时,我便跟着瞎掺和,剪个兔兔,刻个鸭鸭,大人不干涉,自己更加胆大妄为,一发不可收拾,成了一生爱好。

        中学毕业,我成了民办教师。因为喜欢民间艺术,尤其是剪纸,且在窗花、烟格、团花等艺术形式上有过实践,便把这些融入小学的美术教学中,学校领导和学生都很喜欢。几十年下来,我收藏了几千幅民间剪纸(窗花)作品,也创作了不少作品,获了多个奖项。
 

左图:《左青龙》 / 郑宗林 / 陕西

左中图:《右白虎》 / 郑宗林 / 陕西

右中图:《前朱雀》 / 郑宗林 / 陕西

右图:《后玄武》 / 郑宗林 / 陕西
 

        而在这些年的坚持中,我从其他艺术形式中汲取了很多养分,尤其是从篆刻作品中。1980年,我因爱好书画剪纸,时常在欣赏书画作品时看到鲜红的印章,因而对篆刻艺术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决定下功夫学习。那时农村条件艰苦,文化生活落后,个人经济困难,学习资料也很匮乏,我就搜集、剪贴报刊上发表的篆刻作品,写信向书店求购。没有老师就学习书本,又写信向名家求教;没有刻刀和印石,就自己打制。

        凭着《延安画刊》上王崇人老师的一篇《谈篆刻》文章和一本《常用字字帖》,开始效仿报刊上发表的篆刻作品风格,刻了几方印,虽然知道很不规范,但自刻、自赏很有些自乐的感觉。这批印刻好后,我有两种打算:一是向名家求教,找出自已不足之处以利学习;二是抱着碰碰运气的想法试着给报刊投稿。我把篆刻稿先发给《宝鸡文学》,被选用后,更激发了我学习篆刻的兴趣和积极性。
 

左图:《曹国舅》 / 郑宗林 / 陕西

左中图:《韩湘子》 / 郑宗林 / 陕西

右中图:《铁拐李》 / 郑宗林 / 陕西

右图:《蓝采和》 / 郑宗林 / 陕西
 

左图:《吕洞宾》 / 郑宗林 / 陕西

左中图:《张果老》 / 郑宗林 / 陕西

右中图:《汉钟离》 / 郑宗林 / 陕西

右图:《何仙姑》 / 郑宗林 / 陕西
 

        而将篆刻和剪纸结合起来,却是一次偶然的突发奇想。1990年元宵节,我望着灯光下的窗花和书案上篆刻作品突然有了一个想法,能不能把剪纸与篆刻这两种不同形式和风格的艺术进行嫁接组合,形成一种全新的艺术形式,可称作“剪纸篆刻”或“剪纸印”。经过长时间的琢磨,我发现民间剪纸与篆刻艺术的共性特点是色彩单一,都是线条的艺术。剪纸构图单纯,色彩鲜明,富有装饰性和浓郁的民间文化特色;篆刻则讲究书法艺术性、章法和刀法,有金石味。而且比较来看,剪纸的黑白与篆刻的阴阳文布局上基本相通,因此,以剪代刀、以纸替石的构想完全可以成为可能。

        在尝试阶段,我首先要解决阳刻剪纸印中“线线相连”的问题,以免线条断离散落。阳刻剪纸印中为了保持文字的完整性,我用白纸剪印文,贴在印纸上使印面文字不间断,实践后效果不错。在阴刻剪纸印时,则让线条适当断离,以防线条段落印文不完整,有失剪纸语言。初次剪了8 厘米见方的剪纸印,展开后发现线条及边框工整,线条连接得很好,没有断落的现象,但呆板没有生气,失去了篆刻的金石味。如何表现剪纸印的金石味和纸味呢?我想如果在白文处理上做些适当地粘连,用撕纸法处理边框,呈现出一种破残的自然美,会更符合剪纸语言,也有了篆刻的金石味,试剪了几方,果然效果非常好。
 

左图:《四》 / 郑宗林 / 陕西

左中图:《季》 / 郑宗林 / 陕西

右中图:《平》 / 郑宗林 / 陕西

右图:《安》 / 郑宗林 / 陕西
 

        后来,我看到正方形剪纸印的形状单一,就剪了些长方、圆形、椭圆、瓦当等,在一组作品中就可形式多样,以避免欣赏疲劳。我还根据不同的印文内容,采用不同色彩的印纸,有时用两种色纸粘连成彩色剪纸印,以增加喜气,使色彩更丰富。由于剪纸印材料经济、制作快捷、美观大方,除单独欣赏外,我常常根据需要把它作为大幅剪纸的补饰设计其中,在装裱剪纸作品时根据作品内容配剪图题或者姓名印,增加了实用性,丰富了大众的审美需求。

        此后,我创作了多字剪纸印《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并逐渐由单个向成套发展,先后创作《毛主席诗词》、《二十四孝图名》等。经过一段时间的实践和积淀,我揣着不安的心带上十几枚首批剪纸印,请教于著名剪纸艺术家高学敏老师,没有想到,受到了高老师的肯定和鼓励,并在1991 年第2 期《乡土艺术美学通讯》上以《别开生面的剪纸印章》为题进行了评赞,称“剪纸印章是融汇石印风骨与剪纸格韵为一体的一种崭新剪纸样式,其作品令人耳目一新。剪纸印章的出现,是对剪纸表现领域的有益开拓,为剪纸艺苑增色添彩”。之后,我又向中华剪纸艺术委员会主任张树贤老师求教,他对我的剪纸印作品也给予了好评:“剪纸界已有藏书票,再增加剪纸印是好事。你的剪纸印章已在剪纸花坛开了一朵亮丽的新花。” 他称赞我是国内剪纸印章的第一人,艺术水平炉火纯青,还在《中华剪纸》上发文介绍,并亲笔题字“郑宗林剪纸印”。这些给了我极大的鼓励和信心,也让我感到肩上的担子很重,必须加倍努力才能不负前辈给予的溢美之词。
 

左图:《四季花瓶》系列一 / 郑宗林 / 陕西

左中图:《四季花瓶》系列二 / 郑宗林 / 陕西

右中图:《四季花瓶》系列三 / 郑宗林 / 陕西

右图:《四季花瓶》系列四 / 郑宗林 / 陕西
 

        这些年,随着社交网络的发展,小小的剪纸印能够通过博客、微信朋友圈让更多的人看到。每次网友给予好评,都是对我的一种激赏。那一句句“剪纸印有新意、有特色、有金石味和纸味”“作品古朴厚重、妙趣横生、别具一格”“剪纸入印有创意是印坛一绝,为剪纸艺术注入了新内容和新的式样”,让我在剪纸的道路上越发有干劲,也越发觉得中国的传统工艺值得挖掘的瑰宝太多了。
 

《十九大报告的主题》/ 郑宗林 / 陕西
 

        所执着追求多年的剪纸印可以说是民间艺术与文人艺术的融合,两者的特色在方寸之间得到了彰显。剪纸印的发展之路漫漫,我想要通过自己的努力让更多的人看到并喜欢上它。在这条道路上,有诸多前辈助力提携,但发展定也是困难重重。不过,我对剪纸印充满了信心,纸间自有天地,印中可藏妙趣,这条创作之路我将一直走下去,坚定而自信。
 

《龙飞凤舞》/ 郑宗林 / 陕西
 

《龙马精神》/ 郑宗林 / 陕西
 

《江山如画》/ 郑宗林 / 陕西
 

《新年快乐》/ 郑宗林 / 陕西
 

《万事如意》/ 郑宗林 / 陕西
 

《福在眼前》/ 郑宗林 / 陕西
 

《福狗旺财》/ 郑宗林 / 陕西
 

《四季平安之一·春牡》/ 郑宗林 / 陕西
 

《四季平安之一·冬梅》/ 郑宗林 / 陕西
 

《恭贺新年》/ 郑宗林 / 陕西
 

 供稿 丨郑宗林
 编辑 丨焦禹铭
 审稿 丨张   琳
 审定 丨王来阳

 

 

上一篇:【剪纸故事】狗的信俗与故事 / 于平 任凭 下一篇:【剪纸新锐】语言转换与程式化的突破·谈王倩倩的剪纸创作 / 曲绍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