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研究

【剪纸经典】大河之魂——记陕北剪纸大师高凤莲

作者:admin添加时间:2019/01/16

 

高凤莲

                                                                                                                                                                                                                                         

高凤莲 / Gao Feng-Lian

        汉族1936年出生,陕西延川人。1986年开始从事布堆画。1995年第四次“世界妇女大会”期间,由中央美术学院邀请到陈列馆展出剪纸和布堆画;2000年作品参展“中国剪纸世纪回顾展”,作品“陕北风情”获特等奖;2001年参展“山东省威海中国民俗风情剪纸大展”,作品“黄河人家”获金奖。多幅作品被中国美术馆藏。

        高凤莲的民间工艺作品独树一帜,风格粗犷质朴、抽象生动,具有深厚的艺术功底和超群的工艺技艺。她的剪纸作品从远古神话传说、民间故事到现实中的农家生活、生产劳动、民族风情,包括大柳树下的谈情说爱,无所不包,无所不能。在中国北方农村数以万计的民间剪纸作者中,高凤莲无疑是最具代表性的任务。高凤莲的民间艺术通过媒体的宣传已远播海内外。

                                                                                                                                                                                                                                         
 

大河之魂——高凤莲祖孙三代剪纸艺术展
 

        2014年5月8日下午,“大河之魂——高凤莲祖孙三代剪纸艺术展”在中国美术馆五楼大厅隆重开展。本次展览,通过“厚土”、“乡情”、“传承”三个篇章,集中展示了高凤莲祖孙三代百余幅剪纸佳作,吸引了中外众多民间艺术家、美术界人士和剪纸爱好者前来观展。其中一幅用33张红纸拼凑而剪的长约10米的巨幅画卷《黄河魂》,气势磅礴,构思奇特,令在场观众驻足观赏,惊讶赞叹。正当人们陶醉在这幅艺术佳作中时,展览大厅蓦然响起了高亢悠扬的陕北民歌《黄河船夫曲》:“你晓得天下黄河几十几道湾,几十几道湾上,几十只船哎?……”哗啦一下,人们纷纷围了过去。只见一位头发花白、穿着朴素的七八十岁乡下老奶奶和一名中年妇女、一名年轻女子围坐在一起,各自手里拿着剪刀和红纸,一边哼着信天游,一边剪着纸花,悠闲自得,动作灵巧,不一会儿三幅剪纸作品就成型了。这位普通的农家老奶奶,就是从黄土高原走出来并享誉世界的民间剪纸大师高凤莲;围坐在她身旁的两名女子,一位是她的小女儿刘洁琼,另一位是她的外孙女樊蓉蓉。
 

高凤莲祖孙三代展览现场剪纸表演

 

 

       父亲高文幸、母亲梁锦秀共生育了两男两女四个孩子,高凤莲排行老三。她家祖上人丁和家业都十分兴旺,外祖父家曾开过绣坊和染坊,看利轻,门风好,深受顾客信赖,生意做得很大。外祖母和母亲又是当地很有名气的刺绣、剪纸能手,方圆几十里经常有人登门讨教技艺。高凤莲从小性格刚烈,敢于同陈规陋习作斗争,以至小小的她被大人硬行缠了一回脚,就被她抗拒终止了。也许受外祖母和母亲的熏陶,7岁的高凤莲就喜欢上了剪纸,时不时拿起剪刀剪些小猫小狗的。那时,家中没有多少纸张供她去剪,可她会想尽一切办法去找纸。因而家里谁一旦丢了手帕、布头什么的,首先都怀疑是她拿去剪了。每当看到一些废了的旧纸,她就爱不释手地捡了回来,以满足自己剪纸所需。有一次,实在没有纸可剪了,她就索性把母亲的一本夹鞋样的书偷偷拿来,不大一会儿工夫就被剪了个精光,结果被母亲发现,狠狠地打了一顿。后来再也没有什么办法可想了,她就开始剪树叶。有时候,坐在树阴底下一剪就是一天,两只小手常常沾满了绿汁。到了十二三岁,天资聪慧的高凤莲就出落成一把剪纸好手了。村里谁家女子出嫁、后生结婚,需要张贴的“喜”字、窗花和急用的枕头顶子、鞋底,以及过年家家户户大门上张贴的门神等,都会请她去剪。
 

《做嫁妆》/ 高凤莲 / 陕西
 

        17岁那年,按照“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她被嫁到本县文安驿镇白家塬村,与比她大6岁的青年农民白凤乐成亲。那时候,婆家很穷,家里最贵重的东西就是一盘土炕、一条水缸和一对碗。但是,贫困并没有使高凤莲后悔沮丧和失去信心。她坚信陕北人常说的那句话:“穷扎不下根!”只要勤劳务实,吃苦肯干,就一定能改变家庭命运。于是,一过门儿,心性好强的她,烧火做饭,下地干活,样样都不在话下。住的地方不宽展了,她便和丈夫用䦆头动手挖窑;粮食不够吃了,小两口就起早贪黑去耕作,苦一滴汗一滴,硬是填饱了一家人的肚子。
 

《抓髻娃娃》/ 高凤莲 / 陕西
 

        高凤莲不但好胜心强,而且人缘也好,爱帮助别人。每当村里谁家过红白事,就会请高凤莲去剪纸花、缝衣被、结发上头。与做女子时一样即便过年,谁家要贴个窗花,也要请高凤莲去剪贴。那时候,实行的是大集体制,她和丈夫一连生了三男三女六个孩子,家庭拖累大。她既要参加村里的集体劳动,又要忙家务活,每晚总会在煤油灯下给儿女们甚至娘家人做鞋袜、缝补衣服,直至午夜后才能入睡;第二天天不亮就起了床。待社员们起床后,她往往就从山里砍柴、割猪草回来了。
 

《一家人》/ 高凤莲 / 陕西
 

        高凤莲还是个勇敢的人。1978年6月的一天,全村男女社员在沟底坝地里锄玉米。那年适逢大旱,庄稼晒得拧绳绳,农人们都在企盼着下雨。岂料,雨说到就到。大伙纷纷跑到山窑里去避雨。大雨很快引发了山洪,不仅淹没了玉米,而且很快危及到了坝体。此时的高凤莲不顾个人安危,第一个从山窑里冲出去护坝,与洪魔展开了殊死搏斗。在高凤莲的带动下,其他人一齐上阵,挖土的挖土,垫柴的垫柴,有的甚至跳进泥浆中去踩踏旋涡。经过半个多小时的奋力抢险,终于堵住了豁口,保住了坝体。还有一次,在农田基建大会战中,两名群众突然被坍塌的黄土埋住了,就在大伙惊慌失措时,还是高凤莲不顾个人安危,第一个冲上前去,与随后赶来的众人一起将被埋的人刨了出来。事后,两个得救的人很是感激高凤莲和众位乡亲们,好话不知说了多少遍。可高凤莲说:“谁家门上挂着无事牌?人遇到难处,理应出手搭救,这是最起码的做人品质,搁到谁身上都一样!”一席话说得两个蒙难的群众热泪涟涟。
 

《一佛手九石榴》/ 高凤莲 / 陕西

 

 

        高凤莲的家乡延川县,位于黄河西岸、陕北黄土高原腹地,历史悠久,民风古朴。黄河流经延川县境内,自北向南,天造地设般地形成了五个S大转弯,即黄河蛇曲地质奇观,被后人分别称之为漩涡湾、延水湾、伏寺(羲)湾、乾坤湾和清水湾。其中尤以乾坤湾最为壮观。传说三皇之首、百王为先的中华民族人文始祖伏羲氏就是在这里“仰则观象于天,俯则观法于地”,创立了太极八卦图和阴阳学理论及龙图腾。由此派生出来的一系列神话、迷信故事和祭祀活动,影响着一代又一代子孙。民间剪纸与此同出一辙,息息相关。例如偏远乡村,家中有人病了,不去看医生,而是请来神汉、巫婆禳邪除妖,期间难免用剪刀剪一些黄纸、红纸、绿纸或白纸人人,代替活人或妖鬼,进行招魂和斩妖、送鬼;谁家小孩夜晚哭闹,大人就剪上一头倒吊着的纸毛驴,粘贴在一块黄表纸上,再写上:“天皇皇地皇皇,我家有个夜哭郎,过路君子念一遍,一觉睡到大天亮。”张贴在村口的树身或电杆上,祈盼有人将小孩爱哭的毛病带走;再如,男女嫁娶,离不开剪个大红喜字;祭奠亡灵,必定要剪一些白纸花、做一些纸花圈。尤其是逢年过节,家家户户除了贴对联外,有的还要剪窗花,贴在窗棂上,红红火火,图个吉庆。
 

《五哥放羊》/ 高凤莲 / 陕西
 

        高凤莲的剪纸,就是中华本原文化的活化石。她剪纸的源头在哪里?这当然是从她的母亲、外祖母那里看的、学的,并且从中受到启发,产生灵感,将剪纸融入生产、生活乃至生命之中。那么,她的母亲、外祖母又是从哪里传承来的呢?显而易见,是从远古时期一辈一辈传的、学的。就这样,祖祖辈辈为愁苦悲伤而剪,也为快乐幸福而铰。是的,旧时在乡下,衡量普通劳动者的本领,看男人往往是看苦水好不好,看女人则是看针线活做得怎么样。高凤莲从小就把老辈人教导的“男人一把䦆,女人一把剪”牢牢记在心上。但是,这样一位土生土长的农民艺术家,却迟迟不被人发现和看重,就像盛开在背洼洼上的一株山丹丹,湮没在山乡民间。
 

《天鼓》/ 高凤莲 / 陕西

 

 

        高凤莲真正被人发现并最终步入艺术殿堂是1986年之后的事。引路者便是延川县文化馆干部冯山云和中国美院教授靳之林。在这之前不久,她的二女儿因产后大出血突然去世,这对于做母亲的高凤莲来说,犹如晴天霹雳,打击太大了。为使母亲尽快从痛苦的阴影中走出来,在县城工作的大儿子白江录就接她到县城的家中小住一段时间,让母亲好好散散心。白江录家在县文化馆隔壁,妻子白竹梅是县文化馆的干部。那段时间,县文化馆正在举办全县布堆画和剪纸培训班。深知婆婆爱好的白竹梅,就给负责办班的老师冯山云推荐,让婆婆去参加学习班,开开眼界。
 

《双头蛇》/ 高凤莲 / 陕西
 

        经不住劝说的高凤莲走进了培训班。看了馆里的收藏和别的学员或做或剪的作品,她很不以为然。冯山云不解地问:“这是为什么?”对民间文化理解不同于别人的高凤莲回答说:“你看这些布堆画、剪纸花都是死的,一点儿也不活泛,我比他们做的、剪的好多了!”于是,冯山云就让她当场剪一幅。高凤莲操了剪刀,拿起红纸,随便剪了一幅,就给冯山云讲开了:“狮子滚绣鞋,两口子好心闲。”冯山云惊奇地问高凤莲:“你剪纸为什么爱用花和动物装饰呢?”高凤莲说:“剪花、剪花,就要花;花是女人,女人就是花。要不,人常说没结婚的女子是未开的一朵花!”冯山云又问:“你绣的花上为啥有那么多疙瘩?”高凤莲接着回答:“就是图个吉利嘛!开花不结籽,就好像婆姨不生娃娃,这样的婆姨谁还要?花上绣的这些疙瘩,就好比花开后结了籽,也象征着婆姨们生的娃娃多。石榴赛牡丹,一赛一大滩,这其中的石榴代表女人,牡丹代表男人。”接着,她又给冯山云讲了这样一个民间笑话:“一户穷人家的婆姨坐在炕头上做针线活,却不知自己的裤裆破了,男人看见后就巧妙地提醒说:‘一朵莲花就地开,手拿围裙遮起来。’其中的莲花不言自明。”其实高凤莲所讲的这些,就是生命和生殖文化。正是因了这种强烈的生命意识,才使她的思路越来越宽泛,题材愈来愈深刻。
 

《蛮婆蛮汉》/ 高凤莲 / 陕西
 

        1989年,高凤莲在冯山云的推荐下,参加了当时延安地区文化馆、群众艺术馆联合举办的剪纸学习班,班里学员大多剪得很快也很多,而高凤莲却剪得很慢,3天只剪了6幅作品。在她看来,他们剪得既简单粗糙,又没有什么情趣,她不想以次充好。后在自己的努力和冯山云的指导下,高凤莲连夜完成了一幅《抓髻娃娃》的作品,在学习班上引起轰动。不久在延安地区首届剪纸艺术电视大奖赛中获得一等奖。从此,打开了高凤莲剪纸艺术的大门。
 

《门神》/ 高凤莲 / 陕西
 

        1995年,受中央美术学院教授靳之林的邀请,高凤莲在北京参加了世妇会期间举办的全国民间艺术展。她用6张大红纸拼凑剪成的《牌楼》占了展室中最大的一个厅。靳之林回忆《牌楼》的创作过程时说:“当时布展十分紧迫,高凤莲根本没有去过天安门,但她认为有门必有门神,而且她祖上曾出过大官,家中牌坊上就有二龙戏珠和狮子的雕刻纹样,这些内容和天安门牌楼上的纹样一定相类似。就这样,她凭借自己丰富的想象力和超群技艺剪了三天三夜,按期完成了作品。前来参观的人把展厅都挤得水泄不通。”
 

《门神》/ 高凤莲 / 陕西

 

 

        高凤莲的剪纸,突出一个“活”字。在她的剪刀下没有四平八稳、安分守己的作品;有的是大胆的夸张和创新。比如《扣碗》这幅作品,就不是正儿八经两碗上下紧扣,而是直接从碗里冲出一条活鱼来。对此,有些人诧异地问她为什么这样剪?她说:“剪纸又不是剪人,人摆弄的动作大了,疼呢;纸又不疼,任你用剪刀随意剪,动作越张扬越好,这样才显得有动感呢。孩子一生出来不就哭得哇哇的?即使生灵(动物)一出世,也是四下里乱扑腾一阵后才能够站起来……”在这种思想的支配下,她所剪的虎和马,不是对现实生活中虎和马的模仿,而是大胆地突破了四条腿自然向下的形态,即有意把四条腿伸向旋转的四方,她说:“这是飞虎和飞马,是从天而降的。”
 

《喇嘛取宝》/ 高凤莲 / 陕西
 

        高凤莲的剪纸虽然采用了大胆夸张和创新的手法,但离不开平凡的世界,每幅作品无不充满着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她常说:“纸花就是心花,只有心里有花,才能剪出心仪的纸花;假如心里没花,那就什么也剪不出来了。即便勉强胡乱地剪出来,也是个四不像,是死花。”

 

 

        一份耕耘,一份收获。有日积月累的功底,加上冯山云、靳之林两位老师的指点,高凤莲的剪纸艺术不断攀升,不仅走出了黄土地、走向北京,而且还走出国门,先后赴美国、法国、德国、加拿大等进行剪纸表演,受到外国学者和有识之士的热忱欢迎。同时,也吸引来自德国、日本、法国、比利时、美国、韩国等外国友人到她家参观访问。特别是德国的杨森英丽和布杰特两位热爱中国民间剪纸艺术的研究者,不远万里,多次来到高凤莲家考察学习,研究剪纸艺术。不仅应邀高凤莲到德国访问,还将她介绍给德国的一些民间文化组织、有关专家和剪纸爱好者,而且在高凤莲去世后,还专程前来中国,匆匆赶到延川县白家塬村吊唁高凤莲老人,送高凤莲最后一程。
 

《铰花花》/ 高凤莲 / 陕西
 

        有学者认为,高凤莲的民间剪纸艺术,其文化价值远远超越了剪纸艺术本身,不仅具有深厚的哲学、美学、考古学、历史学、民族学、社会学内容,而且还反映了人类的生命意识、繁衍意识和阴阳结合、化生万物的中国本原哲学。中国民间剪纸作者是以农村妇女为主体的劳动者群体,她们出于自身的生活需要,在人类漫长的历史长河中,通过一把剪刀一张纸,代代相传,形成一个举世无双的历史活化石博物馆。这是中国劳动妇女对民族文化和人类文化所做出的历史性贡献。
 

《黄河岸边的人家》/ 高凤莲 / 陕西

        中央美院教授靳之林称:“这种剪纸风格是我在延安乃至全国都未见过的,既有中国古老文化的传统内涵,又有对现代生活的艺术表现,同时还具有个人独特的创造性特征,是中国民间剪纸艺术中难得的优秀作品……我不说高凤莲是全国第一,但这样的作品,我在国内还没有见过;我也不说高凤莲是世界第一,但这样的作品,我在国外也没有见到过。”

        为使剪纸极品能够永久地保存下来,将剪纸技艺传授给更多的人,2005年高凤莲办起了个人剪纸艺术馆。她自筹资金,翻修了窑洞,布设了展厅,免费供人参观。艺术馆大门和院落处处充满了民间文化气息,墙壁和窑面的青石上雕满了用剪纸艺术表现的图腾和花草动物图案。艺术馆的窑洞里挂满了剪纸,从不及手掌一半大小的动物,到数米长的《陕北风情》,一窑连着一窑,让人看的眼花缭乱,目不暇接。艺术馆所展出的除了高凤莲的作品外,还有女儿刘洁琼、外孙女樊蓉蓉及个别优秀学员的作品。这些剪纸作品记录着民间剪纸艺术家从青涩走向成熟。

《春》/ 高凤莲 / 陕西

        然而,令人遗憾的是,高凤莲却走了,走的那样平静,那样匆忙。2017年1月20日上午8时零8分,世界级民间剪纸大师高凤莲因病医治无效,在延安溘然长逝,享年81岁。高凤莲的仙逝,给家人,也给所有了解、关心、支持、拥戴和受过她教育的人,留下了无尽的思念。

        人们将永远怀念她!

文章来源:《各界》

 

布堆画作品 / 高凤莲 / 陕西
 

布堆画作品 / 高凤莲 / 陕西
 

布堆画作品 / 高凤莲 / 陕西
 

布堆画作品 / 高凤莲 / 陕西
 

布堆画作品 / 高凤莲 / 陕西


布堆画作品 / 高凤莲 / 陕西

布堆画作品 / 高凤莲 / 陕西
 

布堆画作品 / 高凤莲 / 陕西


布堆画作品 / 高凤莲 / 陕西


布堆画作品 / 高凤莲 / 陕西


布堆画作品 / 高凤莲 / 陕西


布堆画作品 / 高凤莲 / 陕西


布堆画作品 / 高凤莲 / 陕西


 编辑 丨焦禹铭
 审稿 丨张   琳
 审定 丨王来阳
 

 供稿 丨靳之林
 编辑 丨焦禹铭
 审稿 丨张   琳
 审定 丨王来阳
上一篇:【剪纸新锐】语言转换与程式化的突破·谈王倩倩的剪纸创作 / 曲绍平 下一篇:【剪纸人物】剪纸大师——苏兰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