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论坛

【学术研究】剪纸产生的原始动机/ 秦石蛟

作者:秦石蛟添加时间:2018/12/14

《燕尾裁春》/秦石蛟/2017年
 
                                                                                                                                                                                                                                                                                    
 
编者按:
       本文是秦石蛟先生最近新出版的《燕尾裁春》著作中的一篇。收录并刊发于本期的原因,一是秦先生对剪纸艺术创作溯源探究的学术高度和深度;二是他对于传统艺术创作规律如何激活现代剪纸艺术创作生发的基因挖掘的前瞻意识。
       在倡导中华文化全面复兴的时代背景下,重新审视和思考文化形态的历史情境,特别是如何复现艺术作品与历史生活的关联,本文的再次发刊,理应为当下剪纸艺术创作者们再次提供借鉴和启迪。
       在《燕尾裁春》著作中,秦先生明确地提出,对历史考古中的文化的追寻,是他的剪纸艺术创作和创新的重要源泉。他说:“我深深地感悟到在对一事物从产生、发展到成熟过程全面了解的基础上,运用正确的思维方式进行深入研究,不断创新,才能有所成就。”我们从这部60万字的剪纸艺术探索著作中,经常不断地被他的这一观点所激发,无论是回顾他的剪纸艺术创作历程,还是他的研究焦点,还是他与剪纸艺术界的各类交流,甚至在对剪纸艺术未来的探索文论中,他都把他称之为“剪纸密码”的艺术本源探究观念,融汇到他一生的剪纸艺术创造和思索中。这一“密码”对于秦先生来讲,正所谓其自身在《燕尾裁春》中所主张的深切体悟,“一双手,一辈子,一件事”的情结,正是不断地去开启和利用这一“密码”的探索过程。
       这一“密码”的全部答案都蕴含在本刊选取的《剪纸产生的原始动机》中。因此,我们藉此机会,决定再度刊发这一精彩文论,以期与剪纸艺术家们,还有各类与剪纸艺术研究的相关学者们,共思共享,共创剪纸艺术创作新境界。
王来阳  中国美术学院
                                                                                                                                                                                                                                                                                    


浙江河姆渡出土的距今6900年前的连体太阳鸟纹就有两个对称的鸟头,是并不准确的对称。
 
       我们通常说的剪纸,是指用植物纤维造的纸剪的“真剪纸”。可是,现在一般把凡是用类似纸的薄质材料剪镂成的图形都归入剪纸范畴。我觉得,严格地说起来,用其他薄质材料如金银箔、皮革、丝帛等制作的剪纸虽与“真剪纸”艺术特点在形式上很相近,但究竟还是有所区别:一方面它产生于“真剪纸”以前,是“真剪纸”形成的初级阶段的“剪纸”,体现了它的原始性;另一方面它与“真剪纸”并行发展至今,在风格上有不同的特点。因此,我们给“真剪纸”以外的剪纸一个专门名称叫“类剪纸”,或按王纯信先生所称的“非纸剪纸”
       纸的发明大约在公元前一世纪左右,一九五七年在西安东郊出土的霸桥麻纸是我国目前可知的最早古纸(公元前140年至87年)。纸一旦具有实用价值并用于剪纸的话,由“类剪纸”转化为“真剪纸”就是很自然的事。现在能看到的“真剪纸”实物资料是一九五九年在新疆吐鲁番地区出土的南北朝时期的对马、对猴团花,为“真剪纸”的研究提供了可靠实物资料。
       我们知道,任何一种艺术形式的出现绝不是偶然的,它总要经历一个酝酿、产生、发展、成熟、衰退的过程。“类剪纸”在“真剪纸”出现以前很久就已产生,经历了一个漫长的发展阶段。在研究剪纸产生的原始动机的时候,我们就应该从具体的艺术纵观入手,首先考察“类剪纸”是如何产生的。
 
一、剪纸产生的前提条件
 

《忌日》(基本为剪影型的的萨满剪纸)/王纪
 
       1.剪影观念的形成
       在原始社会,我们的祖先尚处于蒙昧时期,人们认为动物、树木、岩石、风雨、雷电等在某个方面都与世界的神秘力量有联系。于是,以恳求和贿赂的方式企图控制它们,这种被神秘包裹着的蒙昧主义,构成了宗教中的基本思想和内容,同时产生了观念形态的审美意识。当人类在劳动中创造了交流思想的语言和记忆的符号时,就开始用最简单的材料和工具图画自己的生活、理想、欲望和崇拜,记录他们生活中最生动的感觉。通过能保留至今的大量的当时属于唯一造型艺术形式的岩画,我们可以看到原始人类在这种萌芽状态的艺术创作中表现的审美意识。这种岩画在我国多处发现。专家们考察了内蒙古阴山、云南沦源、广西花山等处数以万计的岩画,这些岩画经历了漫长的作画时代。新石器时代至青铜时代是岩画的鼎盛期。人类在这一实践活动中萌发了创造形式美的能力,在这一系列持续不断的过程中由简单的形式逐步走向成熟,逐步形成了以平视的方法(即移动视点,使达到物体各点的视线呈平行状态)构成形象,亦即以轮廓形象来突出物象特征的剪影观念。除了岩画以外,彩陶上的花纹也是属于“剪影”这一体系,有的更接近剪纸。
       2.镂空形式的出现
       考古工作者在距今两万多年以前的山顶洞人遗址就发现了用对钻法钻孔的石隧。除了对钻以外,原始人类又发明了管钻。钻孔技术逐步广泛应用。镂空,是在钻孔和打眼的技术上发展起来的。
       镂空,首先是以实用为主要目的,以后就逐步具有了较多的审美意识。在新石器时期的大汶口文化遗址中(公元前19至25世纪)出土了一件陶豆,在这种陶器高高的底座上就有规则地镂刻了很多洞眼。在同时期的山东宁阳大汶口堡头村遗址中还出土了一件骨梳,这件骨梳上以镂刻的三条平行的S形线为主纹,再用断续的直线和两个较大的圆孔为边框。镂空体现了剪影的潜意识和人与自然之间朦胧的审美关系。镂空装饰的意趣与后来产生的剪纸有直接的关系。
       3.镂刻工具的产生
       有了以上这两个意识形态方面的前提条件,加上石凿和骨凿大约在旧石器时代晚期就已出现,金属雕刻工具——红铜凿的发明也在公元前25世纪至前19世纪的齐家文化时期,剪刀至迟在西周初年就已发明。既有了观念形态的意识又有了简单的基本能胜任的工具,“类剪纸”的出现就不是不可理解的“异想天开”的发现,而是十分自然的事了。
 
二、青铜礼器的制作呼唤准确描绘对称纹样的 方法产生
 
       我们知道:艺术的产生,是由于劳动的需要。任何一种艺术的出现都离不开人们的社会实践。人类经过漫长的石器时代,进入青铜器时代以后,虽然仍在氏族共同体的社会结构基础之上,但奴隶制统治秩序已慢慢地形成和确立,开始了阶级分野。在上层建筑和意识形态领域里,以祭祀祖先为核心,具有浓厚宗教性质的文化开始了。作为礼器的青铜器上以饕餮纹为主的纹饰美学风格由活泼愉快走向了沉重神秘、恐怖狞历。以超世间的神秘威吓的动物形象,表示出这个初生阶级对自身统治地位的肯定和幻想。每一件礼器上的纹饰布满器身,主纹饕餮是有首无身的类似牛的一种现实世界并不存在的形象。这种纹饰一般都从正面描绘,恰似兽类在遇到外敌进行抵御时,总是以咄咄逼人之势用头部正对前方迎敌。这种纹饰象征威猛,勇敢,更强烈的显示出青铜器的肃穆与威严。在当时,制造青铜礼器可说是国家的头等大事,工艺十分讲究,虽然在漫长的历史进程中,人们积累了广泛的经验,创作了描绘各种物象和多种多样的几何纹饰的方法,他们对均衡对称已不陌生,在彩陶纹饰,甚至在更古老的岩画中就常有对称形出现,但只要仔细观察,那对称纹是很不严格的对称,看起来纯系徒手描绘。经验告诉我们没有精密的仪器,徒手描绘严格对称的形状是较为困难的,特别是器物外形多为球面或不规则形,绘制起来就更加困难。于是,制作青铜器的奴隶们便被迫不得不寻找一种方法,这种方法要能在青铜礼器的模具上描绘严格对称饕餮的纹样。礼器上还有一种由单元图案组成的连续图案。虽然绘制由一个个形状相同的单独纹样组成的连续纹样,这种形式在彩陶纹饰中也早已出现过,但那仅仅是简单的几何纹或者是绘制得并不那么严格一致。徒手描绘较为严格对称的图形和具有多个相同纹样的连续图案以适应制造青铜器新的工艺需要。于是,奴隶工匠们不得不寻找一种方法,来获得相对准确的对称形纹样和由一个个形状相同的单独纹样组成的连续纹样。
       如果说剪纸的产生是历史发展的必然产物,则制作青铜器对称纹样和连续纹样的工艺需要是它产生的原始动机、直接诱因,是人类智慧的火花在劳动过程中的迸发。
 
三、从软模版到剪纸
 
 
《蝴蝶妈妈与鸡宗鸟》/谢志成
 
       自然界是充满了对称形的。但是,在青铜器上描绘对称形不是由于人们对这些形熟识就能如愿的。
       在日常生活里,人们总会有意无意地对自然物一次次地把玩。树叶是随处可见的对称形,他们摘取下来,发现依主叶脉对折,两边是重合的;蝴蝶是随处可见的对称形,他们捕捉到以后,按躯体对折,两边也是重合的;当他们将兽头的皮剥下来时,也会发现按头的正中线对折,两边同样是重合的。……这种把玩式的对折,是完全可能的,时间长了,折的次数多了,对对称形的认识无疑会一步步加深,人们发现,原来对称形的对称轴两边的形是可以重合的。于是,便应用这些知识于生产活动。直到今天,篾工在编织一块对称形的?子时,编到适当的位置总是将篾片对折,取中点两端距离相等的点作为“控制点”,这是最简单的编织对称形的方法。请注意:这里对称轴两边的控制点(亦即对称点)是利用对折篾片的方法取得的,有了这些知识以后,人们进而发现,将可对折的薄质材料对折,在对称轴的一边或刻凿、或割划、或手撕出一个简单的形,打开来就是一个对称的图形。于是人们喜出望外,把这一重大发现加以提高改进,将仅撕刻出外轮廓线的形内加以镂空,并应用到青铜礼器纹饰绘制上。这种用相对薄而软的材料制作的模样可以重复使用;实际起了将“原图样”转换到青铜礼器上的作用。因为它是软的,可以对折的,所以“原图样”是可以方便的获得一个准确对称形的图样。至于绘制由一个个形状相同的单独纹样组成的连续纹样,只要制作出一个“原图样”的外轮廓(剪影的图形),用这个“原图样”作模版,连续重复地绘制是很容易获得相对准确的连续纹样来的,这种模具我们权且将它称之为“软模版”吧,我想:软模版这种实物肯定是有的,只是由于年代久远,大部分无法保留到现在,或虽有出土因过去未曾对它作过正名而将它当普通饰片淹没在其他出土物中了。
       当时作为软模版的材料是些什么,我们不得而知,但自然界中的某些树叶、树皮、加工得很薄的兽皮、金银箔、绢帛等都是可以应用的。作为模版,作为绘画的一种工具,主要用作定位,进而描画主要轮廓线,自然那些填充在主要纹饰之间的云雷纹之类的细小纹饰是无需依赖模样的。因此可以想见这种模版是极其简括的,甚至还谈不上什么艺术性。但随着青铜礼器制造者们在生产实践中不断加工、提炼、丰富、创造,并广泛地吸收原有的彩陶纹饰,使这种软模版逐渐赋予了艺术性,并形成它区别于其他艺术品类的特点。作为工具应用的模版,必须拿起是一个整体,放下去平平正正,受这种应用功能的制约,这既需要镂空得玲珑剔透,又需要线线相连。久而久之,这种东西便逐渐为人所喜爱,类似剪纸的艺术品就这样出现了。《史记》中“剪桐封弟”的故事,提供了一个用梧桐叶剪纸的实例,《木兰词》“对镜贴花黄”句,反映出镂花饰片的另一个用途
       1966年,湖北江陵望山一号楚墓出土了一件镂空刻花的皮革,是战国时代的遗物。皮革很薄,呈茶褐色,刻有几何形的连续花纹,由细密的圆、方或三角形组成。在河南辉县固围村战国遗址中,也发现了用银箔镂空刻花的弧形装饰物,这些东西仅见于文字介绍未见过实物和图片,是“类剪纸”呢,或是“软模版”呢,亦或既是“软模版”又可作为原始艺术品的“类剪纸”呢,难以断定。
       关于剪纸产生的原始动机,这还仅仅是一种假想,一种推理,如果要从考古中取得实物,从古籍上找到印证,或从民族学、民俗学资料中找到印证那是十分困难的。因为青铜器能保存至今,而作为模版的软质材料却无法保留这么久的年代。尽管如此,我们在纸发明后的唐——五代也还能找到类似的实物,如敦煌莫高窟藏经洞出土的《持幡菩萨立像》和《菩萨立像》,(现藏于法国),两件剪纸都是“沿着墨线勾勒的地方剪出的形象,但又保持一定的墨线”。另外,在敦煌莫高北区47窟出土的《梅花形剪纸》。《忍冬形剪纸》,据王光普先生研究,认为都是当时壁画、雕塑工匠用物。菩萨像剪纸是“工匠们为制作出统一的雕刻,或画出大小相一致的小佛龛,使用的一种画稿”。梅花形和忍冬形剪纸是当时“画工”们作为画统一、连续壁画边缘装饰图案使用的样稿。这几件剪纸实际上就是我们在这里称为“软模版”的实物资料,不过它比青铜器时代晚了很多。郭沫若在认真地探究了青铜器的纹饰以后,也认为“器之纹缋多为同一印板之反复”。因为是在圆形器物或不规则的器物(也可能是模具)表面上摹印,这“印板”无疑应该是薄的软质材料制成,它实际就是类剪纸。
       综上所述:剪纸产生的原始动机是制造青铜器的工匠为获取对称纹样和二方连续纹样的工艺需要,应该是无疑的了。
 
四、 类剪纸与剪纸并行的发展
 

陕西民间剪纸
 
       前述“软模版——类剪纸——剪纸”的发展过程是既有阶段性又不能截然分开的历史进程。在今天,剪纸遍及全国各地,遍及生活各个领域,类剪纸是否还有孑遗呢,作为“软模版”是否还能在以民俗为载体的活动中得以印证呢?
       请看:绣花样稿。它原本是作为绣花的模样,在花样转换成绣品以后,它就完成了使命。那些只在样稿上起连接作用的随意而为的自由连接线,在完成的绣品上已去掉了,足见那些线完全是临时性的。但在今天,由于这些模样玲珑剔透,十分可爱,已发展成剪纸中的一个大的品类,就连那些自由连接线,也觉得不是多余的,似乎也是参与这平面构成必不可少的部分。
       印花版。印花版可以视为一种特殊的剪纸,是一种将原版的花样经喷、刮、刷、浆的多种方法转换到各种物体上的工具。“陶瓷剪纸漏花”是将剪纸花样移植到墨釉茶具上,系宋代吉州窑创造,“纸刻印”是印花漆艺技法之一。泉州著名刻纸艺人李尧宝曾是采用这种漆艺技法的高手。
       衣、鞋纸样。现代裁剪衣服、鞋帽往往都剪出一个纸样子,以便以后根据这样子下料,多次重复使用。
       剪纸熏样。为了复制剪纸,有些地方的民间艺人是将原有剪纸粘附在白纸上,用油烟熏样。原有的剪纸就起了模具的作用。
        皮影戏的影身复制。皮影戏的影身同样可视为一种特殊的剪纸,复制皮影影身是将原有影身作模子压在厚纸或牛皮上,描画出形状以后剪刻,原有影身也是起模子的作用。以上种种剪纸原作的用途不是供欣赏的艺术品,而是一种媒介物,它的作用是将原图样转换到其他物体上,虽不一定对称,实际都是“软模版”。由此可知:剪纸的原始形态是一种镂空的可以作为描划模具的软模版。剪纸产生的原始动机即是激励研制这种软模版的主观原因。
 
五、研究剪纸产生的原始动机的意义
 

《花卉》/秦岭霞
 
       我们在研究这个问题的时候,往往由于文献资料和历史遗物的缺乏,困难很大。因之涉足的人很少,几乎是一个空白。但是,我认为这个问题的研究对加深人们对剪纸这种形式的理解,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青铜器的纹饰是造成这种神秘沉重礼器的一个有机部分,只要我们认识了这种纹饰的重大作用,那么我们对由完成从不能准确描画这种纹饰到能准确描画这种纹饰转化过程中起过首创作用的软模版的重大意义就很容易理解。软模版的出现无亚于印刷术和复印机的发明对文化的推进。今天我们说它是中国文化链中的重要一环,一点也不过份。
       对这一问题的深入研究将进一步证实剪纸产生于中国这一论断。中国的青铜器制造工艺是独特的,从描绘这种纹饰的动机出发而产生的软模版同样是独特的,于是剪纸这种独特的工艺也必定只有在这种动机驱使下不断实践而产生。
       纵观世界各地的剪纸,风格样式各不相同,但总体看来却只有写实的和寓意的两种。中国的青铜器纹饰除了晚期出现了较为写实的图形以外,(如“攻战纹”、“狩猎纹”)绝大多数都是寓意纹。中国民间剪纸的纹样虽然早已与青铜器纹饰截然不同,不再需要那种沉重神秘、恐怖、狞历起着威吓作用的动物形象,去装饰崇高、神秘具有浓厚宗教性质的青铜礼器,转而采用活泼愉快美学风格的吉祥纹样以表达人们追求幸福美满吉祥的心理。但青铜纹饰和剪纸的吉祥图样都是寓意纹样,这也佐证了中国青铜器纹饰与中国民间剪纸的孕育、滥觞、发展是一脉相承的。
       对这一问题的深入研究,有助于进一步认识剪纸的特点。对称形的准确描画是从生产活动的实际需要中产生的,图形的对称美在生活和艺术创作实践中反复再现,于是形成了一种欣赏习惯,这也许是中国民间剪纸对称纹样特别多的缘故吧。
                                                                                                                                                                                                                                                                                    
①:王纪、王纯信,《萨满剪纸考释》,时代文艺出版社,2004年出版,第18页。 
②:仉凤皋,《中国民间剪纸的形成及发展》、《天津美院学报》,1985年第2期。
③:胡蓉,《民族民间美术“剪影”体系初窥》、《美苑》,1986年第2期第43页。
④:《工农考古基础知识》,第114页。
⑤:《文物》,1960年第2期图版5。
⑥:《劳动在从猿到人转变过程中的作用》、《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8卷第510页。
⑦、⑧:李泽厚,《美的历程》,文物出版社,1981年出版第32、36、38页。
⑨: 张道一,《中国民间剪纸》,金陵书画社,1980年版。
⑩:王光普,《生命生殖与远古图腾》,甘肃人民美术出版社,2002年出版,第3页。《中国工艺美术大辞典》,江苏美术出版社,1989年版60页、423页。吴祖赞,《李尧宝的刻纸艺术》,第42页。
 
 
上一篇:【学术研究】农耕文明与民俗文化(上篇)/ 王伯敏 下一篇:没有了